主慧联盟—见证|护教|福音|灵修|分享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63|回复: 0
收起左侧

[读经灵修] 北石:我在伊朗的26岁好“基友”-搜狐旅游

[复制链接]

联盟元老

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5-4-7 17: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石:我在伊朗的26岁好“基友”-搜狐旅游   图文/北石      前言:这是我开始记录伊朗的第一篇文章,迟迟不敢下笔,是因为内心对这个国家有着很多的爱,不知道该如何去向大家展示我心中的这个曾经神秘的国度。直到行至丝绸之路重镇伊斯法罕,遇到了一个和我同龄的青年,和他短暂的天相处,让我从他身上看到很多这个国家人民的状态和思想,我想,就让我这个岁的中国青年,去记录一个岁的伊朗青年吧,这本身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我本人其实并不讨厌美国,相反我对现在的伊朗政府会有很多不满,我们很多人觉得美国对伊朗政府制裁还不够狠。”在伊朗,当我听到这样一句话时,内心是很惊讶的,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伊朗应该是一个全民同仇敌忾,共同憎恨他们“仇人”美国的国家。而告诉我这句话的,正是我在伊朗的第二大城市伊斯法罕巧遇的26岁伊朗青年Sadegh.   古老的伊朗:在灿烂中无限自豪   “伊斯法罕半天下”,相信很多人听说过这句话,这座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丝绸之路重镇,曾经云集过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辉煌一时,而现在伊斯法罕仍旧是伊朗的第二大城市。在这个城市的北边,有一座始建于17世纪萨法维王朝的伊玛目广场,不仅是当年这个重镇的核心,更是现在当地人生活休闲的聚集地。      我与Sadegh就是相遇在这个美丽的伊斯兰广场,身高1米9的他正在拿着相机拍摄这里来往的人群,简单的几句交流后,他决定带着我逛一逛伊斯法罕,在伊朗,这样的事情很常见,友好的伊朗人会毫不吝啬地用他们的时间来帮助外国游人。   Sadegh出生与1988年12月12日,和我同岁,这让我们的交流更多了一种亲切感。他目前正在读研究生,所学专业是脑部医学,谈及他为什么学医,他告诉我他父亲希望他成为一名医生,我笑了笑,告诉他在中国很多家长也这样,我父亲以前也很想我当一名医生,可是我现在跑出来环游世界了。   在三天的相处中,Sadegh带我把伊斯法罕的几个精华景点都转了转,他一路走一路给我解说,虽然我和他英语都不好,但依靠手机翻译和些许手语,我们基本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在伊朗,英语普及率很低,很少有人会英语,但这并阻碍这个国家的人民和外国人的交流。有时候,分享并不一定依赖语言,有些美好感受,胜过言语。   Sadegh先后带我参观了位于伊玛目广场的几个清真寺,位于扎因德鲁河上的三十三孔桥和哈柱桥,伊斯法罕大巴扎,以及号称伊朗最大、最富历史内涵的清真寺复合体聚礼清真寺。一路上他都在给我诉说这些建筑的历史以及伊朗古老的故事,从他的言语表情中,我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那种自豪,如同我给他介绍古老中国时内心的那份骄傲一样。            伊朗和中国,两个同样古老的国度,两个同样渴望被世界了解和认知的国度,他们的年轻人同样拥有着自己走出去和外国人走进来的渴望。   如同中国,伊朗是一个具有四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史称“波斯”。公元前6世纪古波斯帝国盛极一时,创造了灿烂的波斯文化。但从公元7世纪以后,伊朗一直处于动荡不安和遭受外族入侵的状态之中。阿拉伯人、突厥人、蒙古人、阿富汗人纷纷征服过伊朗高原,直到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斯兰什叶派才又一次在伊朗建立了一个政教合一、神权至上的政权。这种民族和宗教的曲折历史造就了伊朗顽强而不屈的性格。   在Sadegh的介绍中,我一遍遍地观察着这些美丽的伊斯兰建筑,无论是复杂的几何图案还是高大华丽的穹顶,无不透视着伊朗古老的文明与精彩,能够想像,这个史称波斯的古老国度,在历史长河中的几经辉煌壮丽又几番腥风血雨,而留下了的,是令这个国家年轻人无比荣耀的灿烂历史和文化。   我拿着相机为Sadegh在哈柱桥上留下了一张照片,按下快门那一刻,晃悠中感觉Sadegh在古代一定是名勇敢的波斯战士,骑马驰骋,保家卫国,为了波斯王国战斗到最后,然后骄傲地死去。   现代的伊朗:在挣扎中有序前进   Sadegh是一个狂热的摄影爱好者,他爱好摄影,喜欢用黑白模式去记录这个世界。他读书之余也会到景点给游人拍照挣些费用。他已经结婚,妻子比他小两岁,目前还一起和自己父母居住。他说他已经买了房子,明年就搬出来自己住。这其实和很多中国26岁青年的状态一样,只是他并没有告诉我他有很大压力,在伊朗买房子应该不是件太难的事情,而当我告诉他如果26岁的我想在北京买一套房子需要花费50万美元时,他震惊地直喊:Oh My God。或许,这就是两个国家26岁青年最大的区别吧。      我小心翼翼地向他询问对美国的看法,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伊朗已经连续数十几年被美国制裁,而伊朗这样一个政教高度统一的国家,应该是全民反美,所以我一直没敢轻易去触碰这个话题。   而Sadegh却很轻松地告诉我,他非常喜欢美国,喜欢美国的自由,向往美国的强大。而相反,他并不满意现在的政府,他没有说得太明确,但我能够理解是他应该是不喜欢现在这样政教合一的体制。因为在伊朗,由于宗教原因,制定了很多很多严厉的法律,比如所有9岁以上的女生出门都必须用头巾将头包住,比如全国禁酒,比如男女关系风化严打,比如同性恋犯法,比如网络管制等等问题,这些看似合理的宗教规定,其实冥冥中对伊朗年轻人产生了种种束缚。而当这些年轻人自由的心与这些法律发生碰撞时,就会产生很多逆反甚至抵触的心理。   后来我仔细回想了下,在德黑兰的确有看到很多年轻女孩把头巾当作装饰,差不多都露出了半个脑袋。也有在地铁遇到伊朗青年,邀请我去参加他们派对,说可以喝酒可以和漂亮的波斯女孩跳舞。也和当地人聊天获知其实他们身边有同性恋人群。另外,耐克、苹果、百事这些美国品牌依然存在伊朗大街小巷。   这一切都颠覆了我对伊朗曾经的认知。以前想像伊朗应该是全民宗教信仰高度统一,憎恨“仇人”美国,动不动就会动用绞刑来处置违反宗教教义人群,并且些许压抑些许危险的国度。而此时此刻,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崇尚开放、崇尚自由、人民友善、渴望被世界认知了解的迈向现代化的国家。      在这个26的伊朗青年身上,我似乎看到,真正的宗教信仰并不是做教条主义的奴隶,而是去尊重和信奉宗教的精神和灵魂。它无关喝酒,无关妇女包头巾,无关男女交往,只关乎于人是否拥有更高的自由和尊严。   或许,我以前认知到的只是中国新闻里伊朗政府眼里的伊朗,而并非真实伊朗人民生活的伊朗。感知到当地人对政府的那些不满意,其实我觉得这才是一个进步的伊朗。因为他们懂得不再屈服权威,不再死认传统,不再捆绑宗教,而更愿意去思索,去改变,去突破。   忽然有一种错觉,现在的伊朗,也正是现在的中国。   Sadegh说他很想去中国看看,他问我中国人是不是都会拼命去工作,我只是用北京和成都的人们状态来回答了他。他说他知道中国功夫,知道made in China,知道中国发展很好。我打断了他,告诉他中国和伊朗一样,在发展方面遇到了很多很多问题,但是我们在努力前进。   我突然在和Sadegh的交流中找到了某种共鸣,我们都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国家的历史和文化,同时我们也都在自己国家的发展过程中感受到一些问题和担忧,甚至会对一些过激现状持有一些逆反和抵触心理,但是我们仍旧爱着自己的祖国希望它能更好。         离开伊斯法罕后我和Sadegh用微信在交流,这个26岁的伊朗青年,带我了解了古老的波斯,也认识了现代的伊朗。我期许有一天,他能够来到中国,我再带他去认识古老和现代的中国,我想,或许他也能在这其中找到一种共鸣。
关闭

精彩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主慧联盟——基督徒的联盟 ( 始建于2010年3月20日

GMT+8, 2021-5-12 17:06 , Processed in 0.067966 second(s), 27 queries .

© 2010-2021 ZHLM.NET MINIST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