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慧联盟—见证|护教|福音|灵修|分享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39|回复: 2
收起左侧

高原感恩之声5

[复制链接]

联盟元老

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2-6-19 08: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领队
汇演结束后,我没有马上离开回家。
一来我希望认识路弟兄,他应该就在会场。我们通过好多次电话,但我不知道他的年龄和长相如何。虽然这并不重要,但是我还是希望见到他,藉着这些外在的印象,使我更加认识这位弟兄。
还有一个原因,我得知这次来到上海的云南少数民族演出队伍是由我熟悉的肢体带队的,既然他们已经出现在讲台,我知道他们来到上海,就不可避而不见,那样是不对的。
张敏曾经对我很友好。07年我去云南短宣时,在昆明受到他热情款待。
那时我住在黄弟兄家中,碰巧黄弟兄那些天很忙,就烦请张敏接待我。他给了我很多的便利,尤为感恩的是,他介绍我认识在昆明做福音戒毒的林觉青弟兄和他的“生命园”及“逃城”。此外,他还带我去看望了现居昆明,曾是开拓西南灵工团事工的吕冰之老姐妹。
张敏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传道人,年岁不大,作主的事工却有不少年头。他曾经在外企作过很重要的总经理助理,现在蒙主选召,是个全时间的传道人。与张敏谈下来,我们有很多的共同看法,对教会的建设,对教会的展望,对教会的名牧……基本上我们看法相同。虽然他是青年同工,我是个老年传道;虽然他是弟兄,我是姐妹。
张敏当时还告诉我,在贵州有一位八十多岁的安老师,他的生平也很感人。安老师是彝族土司的儿子,成为一个基督徒是神迹,他的基督徒生平更是神迹。
有一件事张敏特别佩服安老师,听他讲过这件事后,也使我对这位神的仆人充满了敬佩之情。
老师在大学期间信的主,他上的是北京的大学,这对当年云南少数民族的人来讲,真是天大的福份。可是他由于信主,与世俗的福分无缘。当年对基督徒的逼迫势头很大,要求所有的校园团契和基督徒学生公开表明自己不信上帝。安老师不但没有否认主名,也不肯公开表态评说当时反对加入三自的王明道先生是反**。
为此,安老师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以至于由于他不肯配合当时的**形势,被看成是王明道反**集团的死党。王明道在监狱里呆了二十三年,安老师也在监狱里呆了二十三年,直到王明道从监狱里被释放,安老师才摆脱监牢的桎
当王明道先生得知安老师为了不肯说他是反**,因而受了二十三年的牢狱之灾的事迹后,心里对这位弟兄存有亏欠感。出狱后,他希望自己能够与弟兄见面,当面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然而,安老师并没有去领受王明道的这番好意。并且说明自己并不是为王明道而作监,是为主受逼迫,不想要得人的赏识,只想得主的奖赏。
这件事日后一直在教会成为美谈。
我当时想:可以肯定地说,安老师能够二十三年经受住如火般的试炼,一定是神与他同在,神的安慰和应许才能使他支撑下来。从现象来看,好像是因王明道而受连累,但任何明眼人都知道,分明是因为他不肯否认主名。
即便是王明道受的二十三年牢狱之苦,不也是为了基督的名吗?同样为主名而受苦,同样是为了讨主喜悦,蒙神夸奖。大家都得在基督台前受审,都得为自己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
我相信王明道和安老师都是主的好仆人,在主再临时,他们一定在基督台前得主奖赏。我期望这一天快快到来,我也期望在这一天自己能够蒙主夸奖,这是所有基督徒的盼望,这也是所有基督徒在苦难时,所能支取的力量泉源。
可是,扪心自问,如果我是安老师,我能像他那样在荣誉面前丝毫不动心,丝毫不为自己当时的痛苦要从人这儿得点夸奖吗?王明道可是世界级的大牧名牧(而安老师却不是那种知名度很高的神仆),被王明道感激的人恐怕是除了安老师是绝无仅有了。
我佩服安老师,就在于他能够把握住自己,时刻将自己连于基督。在我看来,人在痛苦中很容易来仰望神和依靠神,但在平顺中,却很容易被世俗玷污沾染。安老师当时接受王明道先生的一番好意,谁都不会认为有过,这真是他当得的荣耀。然而,他却能如此把握住自己,把自己的一切都与主相连,守住了与主美好生命关系的每一个要点。
当时我想:有机会的话,我真希望自己能够去拜访安老师。安老师已经八十多岁了,我也不知是否有机会再来到云贵高原。但是,我想我的心愿神都已知道,能否与他见面在神手中。
那次我结束在云南的事工后,去到贵州。我以为在贵阳能够见到安老师,然而,很不巧,安老师那段时间不在贵阳,去六盘水做圣工了。我没有时间赶去六盘水,带着莫大的遗憾离开贵阳。
现在,就在莘庄,就在我的眼前,安老师出现了。他八十多岁很硬朗的身板使我看到神的同在和祝福。安老师上台了,但没有说什么,只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据说某长老跟他们打了招呼,莘庄礼拜堂接待他们,只能表演节目,不能讲道,可惜了一位这么好的传道人就在眼前,然而,却不能听到他更多的分享他从主而来的领受。
张敏见到我也很吃惊,他不知我就住在莘庄。他告诉我这次他们团队一路过来,神很大的恩典伴随。他们去了温州、杭州、来到上海,一路都满了神的恩典和祝福。
听他这样讲,我心里很受安慰。
张敏问我见到安老师否?我告诉他前年在贵阳没能见到他,现在看到他精神抖擞,荣光满面的,很为此感恩。
张敏拉着我去见安老师,我虽然这时见安老师的愿望已经不再像那时强烈,但是想到就在眼前,还是跟着他去到礼拜堂后面的空地上,安老师正在那儿与拜访他的人交谈。
张敏把我介绍给安老师,告诉他我去过云贵,跟这些少数民族的肢体有认识。
是的,我们同站在一个讲台上过,那是在07年香港福音大会的讲台,在一个有着五千多会众的讲台上。不过老实说,我不愿提起那次我站在讲台上的感受,当然不是由于跟我同台的少数民族的肢体,而是所谓我的同工们。他们说的话令我大跌眼镜,我现在不想再记起那段往事。
安老师问我有没有机会再去云贵?我说要仰望神的带领。这不是客套话,是真的。行路人谁能定自己的脚步呢?尤其是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人,虽然不是七老八十的,但是没有神的引导,我也是不敢随意去到那峻峭的山岭了。
我和安老师没能说上几句话,他的事太多了。他不但要面对一大堆仰慕他的人,他也要对自己的这支团队作各种指示,因他是领队人之一。他们在莘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下午要赶到市区的两间家庭教会分别去汇演和交通。
有一个细节我想要写下来。那些可爱的少数民族肢体来不及把戏服换下来,正在跟我讲话的安老师突然撇下我,走近他们,大声说:“快去换衣服,我说过,不可以这么招摇,再没有时间也得先把衣服换了。”
莫非这真是戏装?少数民族的人穿他们的民族服装,算是招摇过市吗?我不太理解,也不太同意安老师这样严格地对待这些孩子。他的语气、声调、表情,都使我心中对安老师的特别敬重减低了几分。我觉得安老师生命特质中的狮子分量太过,羔羊分量似乎有点不够。
这让我想起了王明道先生和以巴弗弟兄。他们俩也是我敬重的属灵前辈。然而,这两位前辈虽然文字非常严肃犀利,但是性格却很祥和。他们都是羔羊式的传道人,看文字是狮子,与他们相处,性格却更多如同羔羊。
也许我不该拿安老师跟他们相比。神的家中很丰富,既有如同狮子一样体现神威严的仆人,也有如同羔羊一样体现神温顺的仆人。安老师不过是更多体现神的威严的仆人,我同样需要尊重他。

<div class="xspace-imginlog">

初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11-13 18: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觉青有老婆,却和教会的弟兄姐妹乱来,还经常借钱不还,有相同经历的人一起加个群

初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11-13 18: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觉青有老婆,却和教会的弟兄姐妹乱来,还经常借钱不还,有相同经历的人一起加个群
关闭

精彩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主慧联盟——基督徒的联盟 ( 始建于2010年3月20日

GMT+8, 2021-5-12 15:23 , Processed in 0.076225 second(s), 25 queries .

© 2010-2021 ZHLM.NET MINIST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